2013年10月23日

轉載:10.4【漢娜鄂蘭:真理無懼】她的思想 撼動眾生


最近,台灣的正在上映漢娜·鄂蘭的傳記電影《漢娜鄂蘭:真理無懼》。我們非常推薦各位公民一起去觀賞。

漢娜·鄂蘭最有名的,是在《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:平庸的邪惡》一書中所提出的「邪惡的平庸性」。

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,是以色列針對二次世界大戰時一名納粹軍官艾希曼所進行的審判。身為軍官的艾希曼,將上百萬的猶太人送上了死亡列車。

許多人認為,艾希曼之所以執行這麼多猶太人的屠殺,是由於對猶太人的仇視導致。但艾希曼在大審中卻聲稱,自己只是服從上級的命令,只是依法行政而已。

「依法行政」,是不是一個很耳熟的辭彙?是的,正是台灣許多政客,以及馬英九最常掛在嘴邊的辭彙。聽起來,民主法治最大的精神似乎是守法。但是,各位有沒有想過,法律可能是不正義的?

這就是一個最弔詭的問題。照理說,我們的法律,是由民意代表--也就是立法委員們所修法修出來的。這個法律應該代表全民意志。可是,請問一下各位,現在我們的立法委員真的代表民意嗎?我們的立法委員,代表的究竟是民意,還是黨意?還是財團?還是代表著權勢?

所以這就是很可怕的一點了。很多時候,我們的法律,代表的不是正義,而是權勢者的正義。所以,我們有不痛不癢的勞基法,我們對有錢人減稅,我們為了有錢的財團開發集水區而修法。

如果法律是錯的,請問我們該怎麼辦?我們還應該依法行政嗎?

盲目的守法是很糟糕的事情。因為,暴君之所以可以維持統治,正是因為底下有千千萬萬守法、服從命令的官僚。這些官僚,面對上級的命令時,沒有思考能力,不敢說不,而冷血的執行。

所以我們看到大埔的房子被拆遷,我們看到有人對遊民噴灑冷水驅趕,我們的核四是否續建,是由公投決定,但是如果人數未達標準,結論卻是否定.....

更可怕的,是下令的上級。以馬英九為例,以他總統的位置,照理說沒有官員可以以身份來命令他。但馬英九卻在任期的掩護下,聲稱自己守法,卻做出許多違反人民意志的發言,決策則缺乏民主精神。

然後當民眾受不了了,對著總統、對著縣長扔鞋,當面臭罵教育部長,卻被說是暴民、沒有禮貌,被說是沒有民主精神,被說無法解決是非黑白。但這些批評的人,卻沒有想過:把反對者趕出去的公聽會,究竟有沒有民主精神?面對民意,還能說出「沒有人反對台灣政府的核能政策」的馬英九,到底有沒有民主精神?許多人都太習於遵守法律,卻忘了公平正義才是應當遵從的標準。

所以,漢娜·鄂蘭才會說:「艾希曼既不陰險奸詐,也不兇橫,也不像理查三世那樣一心想做個惡人;艾希曼格外勤奮努力的原因,就是因為他想晉升,而我們無法認為這種勤奮是犯罪……. 他並不愚蠢,只是缺乏思考能力——但這絕不等同於愚蠢,卻是他成為那個時代最大罪犯之一。」「這種脫離現實與缺乏思想能力,遠比潛伏在人類中所有的惡的本能加總起來更可怕,這才是我們在耶路撒冷應該學到的教訓。」

我們推荐各位去看看《漢娜鄂蘭:真理無懼》這部電影,也請各位可以帶著家裡的長輩,一起去觀賞。希望各位可以在電影中思考台灣的依法行政,究竟是對或者不對。而我們,又要用怎樣的態度,去面對這些盲從法律的官僚。

參考資料:
漢娜鄂蘭:真理無懼 Hannah Arendt:http://www.atmovies.com.tw/movie/fhde41674773/
漢娜·鄂蘭與「平庸的邪惡」:http://techorange.com/2013/10/21/hannah-arendt/
不正义的法律,不服从的公民:http://www.ruanyifeng.com/blog/2011/06/unjust_laws_and_disobedient_citizens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