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5日

公民覺醒-不只是訴求,也是自省

這是今天自由時報所刊出的文章《公民覺醒-不只是訴求,也是自省》的完整版。

由於篇幅因素,只能裁剪部份內文以符合版面。在此貼上完整版供大家閱讀。以下為全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在十月十日天下為公的活動上,我們宣告要成立公民覺醒聯盟。

為什麼一個訴求為軍冤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,會蛻變為一個訴求為公民覺醒的團體?最主要的原因是,當我們為軍中冤案訴求修法時,發現政治人物失控已久,早已偏離民主制度的本意。

我們的政治人物,總以為只需要代表投票給他們的選民就好,卻忘記全體選民的權益,都需要被保障、需要被聽見。如今,立委只是各黨的投票部隊,從內政、法務到文化部,都為財團服務;勞委會對關廠工人不聞不問,對無良企業,開罰金額不痛不癢。我們的行政官員,口稱「依法行政」,卻不顧過時與惡質法令帶來的後果。更糟糕的是總統至今拒絕傾聽民意,民意已經沸騰到以扔鞋來面對總統了,他的作為卻是立刻排除抗議民眾,把民意隔離在空間之外,把抗議民眾當成敵人。

如此種種,真的就是民主嗎?

民主制度並非建立在聖人品格上,而是建立在「人都會犯錯」的基礎上。正因我們都是平凡人,會軟弱、會腐敗、會誤判。只要是人,就會改變、會被權力誘惑,所以需要透過制度,把掌握權力卻已經不為人民服務的失控政治人物換下來。民主,必須建立在對權力的監督意識上,而非對聖德仁君的期待,更不是對於偶像的崇拜。

施行民主制度,需要有相應的公民文化,就是你、我意識到自身對國家治理的責任。當我們怠惰於自身權利,放棄監督,甚至把政治人物作為偶像來崇拜,自然就會出現滿朝野的政客、勾結官員的財閥、不惜傷害憲法只為鬥爭政敵的總統。失控的政治人物,來自於未盡監督責任的選民。民主不是只有選擇的權利,更重要的是為自己的選擇負責,不放棄對權力與政治人物和的監督。




只是,許多擁有投票權的選民,對於民主的責任並沒有充份認知,一來習於黨國專制,認為視而不見即可自保,二來跟著輿論投票,責任分散,對手中一票失去了責任感。但事實是,「不關心政治,政治也會影響每個人的生活。」

也有不少人至今認為,只要再政黨輪替,或是再換一批人,問題就能迎刃而解。但,只要人民沒有覺醒,沒有理解到自己身上就有政治責任,那麼無論誰上台,根本問題仍在。換句話說,就算馬英九下台了,但只要公民不覺醒,新的領導人也會利用我們的鬆卸,再次重蹈覆轍。

我們認為,台灣要落實民主政治,有兩個面向的問題需要解決。一個是制度面的問題,透過修法、修改制度,把權利交還給人民;另外一個則是文化的問題,透過各種論述、各種活動,慢慢的告訴大家:什麼是民主?為什麼要三權分立?人們手上到底有哪些責任?目前台灣的文化,是不是和民主制度有些衝突?

這兩條路,都不是一蹴可成的。在修法上,我們的訴求和任何一個當權者的利益都是有所衝突的。因此,我們必須堅定地持續追蹤,持續要求政治人物達到我們的目標。

在文化上,目前台灣的文化事實上和民主政治是有所衝突的。許多人習於服從權威,缺乏獨立思考能力;也有盲從、聽信有權有勢的習慣,忘了以同理心看待周圍的弱勢族群,只簡單的把他們貼上「不夠努力」的標籤。因此,在文化這條路上,公民覺醒聯盟希望可以與大家一起努力,探索並正視文化裡和民主制度相衝突之處,反省自身成見,找到多元價值在公共討論中,互相尊重、傾聽、實踐的可能。

愛因斯坦說:「常識就是人到十八歲為止所累積的各種偏見。」我們很清楚,這條路註定是漫長的。因為我們的敵人不是別人,正是我們一路以來的偏見,以及我們自己。我們一定要堅持,以溫柔、堅定的方式,持續地監督政客,並且自我反省。公民覺醒,不只有訴求,還有自省。公民覺醒聯盟,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,用溫柔堅定的方式,持續地深耕台灣的民主文化。
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3/new/nov/25/today-republic2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