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題與回答

Q: 803之後,你們的走向是甚麼?

A: 我們開會討論過各種選項,包括就地解散,表決後決定續留關注軍中冤案處理後續以及推動公民覺醒運動。仲丘的案件,只是整個國家機器脫離憲法精神的一個表現。

最近上演的諸多新聞,包括土地徵收、媒體壟斷、鳥籠公投、非法監聽、在在顯現了中華民國憲法在國家並沒有被有效實現。

如果只把焦點放在軍中冤案,並無法根本改善其他層面的迫切危機。


Q: 有慮成立政黨嗎?

A: 目前沒有這樣的打算。我們的訴求:「人人都是業餘的政治家。」提升對公共事務的關心是現在的第一要務。

成立政黨必須有足夠人力投入以公共事務為正職,要提出完整的政綱,甚至還必須要有足夠的財力。更何況,在現行體制下,小黨並沒有任何生存的空間。因此改正不公不義的政治參與制度是我們的要務之一。我們希望在降低不分區立委的當選門檻與政黨補助門檻之後, 大家可以持續支持現有的政黨, 而「公民覺醒」 這部份的人力將持續關心公民參政的議題, 不會另外組織政黨。進一步來說,雖然我們組織並不朝向組黨發展,但不代表所有的社運都不會或不應該這樣做。引述陳瑞麟老師的文章:「公民組織、社團、政治參與和運動,無法取代政黨政治。公民的理念要形諸法律來落實,而法律的建立要透過代議政治。」社會運動和政黨政治是相輔相成,現在很多人的觀念是「社運絕對不能和政黨站在一起 否則就是骯髒」,事實上這只是政治人物不希望公民力量太強大的洗腦之詞而已。


Q: 仲丘的案件還在審理中,你們為什麼要分心關注其他事件?

A: 仲丘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。我們能夠協助的部分非常有限。但會和義務律師團保持聯繫。


Q: 803上台的,還有許多其他的軍中冤案家屬,你們有怎樣協助他們嗎?

A: 許多位軍中冤案的家屬,在前陣子到國防部門口抗議。我們的成員全程協助他們的生活起居。

並且已經舉辦一次家屬的團結餐會,希望能夠讓他們整合出團結的組織,一同向政府要真相。


Q: 對於行政院提出的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,你們的看法是甚麼?

A: 行政院版本的軍訴會,只是一個高級的收發室。並沒有調查權。而且委員的組成,完全是黑箱。

我們已經表達過多次的抗議,但得不到任何回應,我們感到很無力。

這股無力感,也是促成我們轉型訴求開放直接民權的動機之一。

因為"政府根本聽不進去小民的聲音"!


Q: 720和803兩次活動的餘款還有多少?你們要如何應用?

A: 關於兩次活動的收入、支出細節,以及餘款,都公開在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spreadsheet/ccc?key=0AluXLsanO-xAdDFBNUtsemJVZlBhOEdkNmJaelk5TWc#gid=3

並且將持續更新。 我們正聯絡民間司改會,本土法學論壇,以及多位法學界的大師,計畫進行軍審法修正之後,

如何順利銜接以及促進冤案得以重雪的研討會。若還有餘款,會持續協助軍中冤案家屬們要真相。


Q:為什麼我們要修公投法?

A: 當初公投法立法時,陳文茜就說過,他是一部設計來讓你沒辦法公投的公投法,故意使用超高門檻讓公投無法過關。

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陳文茜

因此目前為止,台灣的公投都被拿來當作選舉操弄,而沒有成功過。當年阿扁拿公投入聯跟軍購來綁大選,現在馬英九明知反對核四續建的民意超過七成,不願意直接宣布停建,卻仍然堅持要辦公投,就是想利用這個高技術門檻讓公投不過,讓核四續建。在這樣的公投法下,公投法已經已經失去直接民權的意義,反而是限制民權、抹殺民意的政治武器。


Q:為什麼我們要降低不分區門檻?

A:上次修憲後,目前憲法規定政黨不分區立委得票率必須超過5%才能得到立委席次。

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

而未達5%的小黨不僅沒有席次,也完全沒有政黨補助。在此狀況下,政治將是有權有錢的人的遊戲,而非有能力有理想的人投入的舞台。小黨在無法取得5%支持度前,處於完全沒有資源狀態,根本難以生存。這是當初修憲大黨分贓的結果,讓日後台灣只有國民黨、民進黨的生存空間。上次選舉,小黨僅有台聯及親民黨跨越5%門檻。 ( 2008年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小黨跨越門檻。)

Q: 你看德國的政黨門檻也是5%,為什麼台灣會說5%太高?

A: 1、政黨票門檻的高低,其實就是在「防止小黨」(高門檻)及「代表民意」(低門檻)之間做取捨。一般來說,在內閣制國家,例如德國,政府需由掌握過半數席位的政黨聯合組成,小黨太多可能發生政局動盪,或是聯合政府的執政夥伴不穩定。因此內閣制國家一般會採用比較高的門檻。事實上,德國在二戰後設立這個5%門檻,主要目的就是防止小黨林立,尤其是少數立場極端的右翼政黨。

2、德國的「政黨票補助」門檻僅0.5%,超過即可獲政黨補助,也沒有一大堆「高額保證金」、「年齡限制」、「政治獻金抵稅的門檻」之類的大黨奧步。德國對待小黨友善,小黨的力量比台灣強很多,也更能夠帶進像是環保、教育等各方面,有別於大黨的多元思考。綠黨就是在二十年間一步步累積到現在約8%到10%左右的支持度,而台灣的新政黨、小政黨完全沒有生存空間。

3、德國的領土大,由很多個聯邦所組成,採取較高門檻是合理的,因為這樣一來,若地域性小黨想在全國層級的事務有權力,則必須要擴大支持基礎,而不侷限在某地區。

4、德國是採聯立制,政黨票是去乘以全部的席次。以台灣的狀況來說,若採用聯立制則一個5%政黨能獲得6席(5%x113),但目前是並立制,且不分區只有33席,5%政黨只能獲得2席(5%x33),不過就只有全部議席的2%,不比例性極高。

一次獲得這麼多的議席(德國下院至少有598席,超過5%至少就能獲得30席議員),也是對政黨的一種責任。如果沒辦法取得5%的支持則最好就不要進議會。

5、以台灣的狀況來說,5%選票大約六七十萬選民。在相對小的地方,這樣的人數若沒有代表權則其民意會被忽視。(想想看比基隆、新竹、嘉義這樣的省轄市都還要多的人)

6、事實上德國也一直有聲音要求要降低門檻到2%~3%,例如這篇新聞(新頭殼)http://newtalk.tw/news/2013/09/25/40432.html

小結:台灣的問題從來不是在「太多」小黨,因為兩大黨掌握了所有的議案。再說,必須要有3席才能在立院成立「黨團」,在台灣必須獲得10%的超高門檻,大黨根本不用怕這件事情發生。所以我們應該降低門檻,追求多元的聲音,讓一些達到標準的政黨進入國會(我個人意見是若改成聯立制則3%,繼續並立制則設定 2%),讓他們能夠發聲,並且在必要時扮演關鍵少數的角色。

俄羅斯訂7%門檻,全世界最高應該是土耳其,10%,不過這兩國都是全比例代表制(土國有加一些區域選舉)。

背景知識:

*什麼是內閣制?-->有一個虛位元首(日本天皇,英國女王,德國總統),政府領導人是由國會最大黨的黨主席擔任,領導人以及所有內閣閣員皆是國會議員。

*台灣是什麼制?-->理論是上雙首長制,因為我們有民選總統,對外代表國家,負責一些專屬權力,然後有行政院長為政府最高首長。但實際上是總統制(而且是超級總統制),因為總統可以隨意任免行政院長,而且往往什麼事都是總統在管。

*什麼是聯邦?-->由多個政治實體組成「一個國家」。每個邦(或是州、省等不同名稱)享有很高的自治權,每個邦有自己的憲法、議會、邦首長。但是聯邦政府享有一些專屬權力,尤其是國防、外交。著名的聯邦國家像是美國,巴西,德國。

*什麼是邦聯?-->其實就是兩個以上不同的國家,因為很麻吉所以對外宣告說「穩定交往中」。實際上沒什麼特別之處。